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黄天厚土读后感

时间:2021-11-13来源:小喇叭故事网

《黄天厚土》里也有一段朋友间背叛的事:抱缺与张大夫是君子之交,一儒一医,相得益彰。但日本人来了后,逼迫张代儒给抱缺的药里添加鸦片,让抱缺染上了烟瘾。得知真相的抱缺最终自杀了,张大夫也整日活在愧疚中。虽然是胁迫的,但想到最好的朋友的背叛,还是觉得惋惜。不设防的人,可能是伤你最深的人。只有朋友才知道你的软肋在哪。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黄天厚土读后感,欢迎大家阅读。

黄天厚土读后感

近日,看了两部近代小说,一部《黄天厚土》,一部《济水汉子》。相比之下,《黄天厚土》更值得一读。

民国时的一个小山村,原本是闭塞,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旧思想笼罩在这片土地上。村里有视土地为生命的牢靠,有德高望重的秀才抱缺(抱残守缺),有野大夫张代儒,有槐树庄第一俊白大妮,第一媒黄五婶,第一仙李仙姑,还有为祸一方的土匪张九。故事从张九绑架白大妮开始,引发了一连串的故事。这片闭塞的土地上,开始有了传教士的思想,有了大川带来的红色思想,有了日军的奴化教育,还有各式外来物涌入这片小山村新事物,新思想,带来的是动荡,也是一种洗礼。

虽然是民国的事,但还是有很多志怪小说的神奇色彩。像”治馋虫“那一章,三个村民从偶尔的偷鸡摸狗到每天晚上都要去弄点肉来尝尝,本村偷不了了偷外村,外村偷不了了再回本村偷最大户家的,曾经惧怕的土匪也吓不倒他们了。馋虫上身,一身是胆。三人最终被抓起来了,村人用肉引诱馋虫出来,终究灭了这一大害。

馋虫是种隐喻,那些极小的贪欲,都能演变成抵抗不了的诱惑,让人失了心智。就像我上个周末,想起了吃糖炒栗子,去街上转了一圈没找到,买了一堆其他吃的。第二天去看电影的路上看到了卖栗子的,特意在回来时下了车,买了解馋。然后再上公交没了座位,站了一路。这也不算什么大瘾,有什么大的的代价,然而想到这个馋虫的事,还是有所触动。这一周再次路过许多糖炒栗子店,都没有再买了。一袋栗子已经解馋了。

《黄天厚土》里也有一段朋友间背叛的事:抱缺与张大夫是君子之交,一儒一医,相得益彰。但日本人来了后,逼迫张代儒给抱缺的药里添加鸦片,让抱缺染上了烟瘾。得知真相的抱缺最终自杀了,张大夫也整日活在愧疚中。虽然是胁迫的,但想到最好的朋友的背叛,还是觉得惋惜。不设防的人,可能是伤你最深的人。只有朋友才知道你的软肋在哪。

慎交还是挺重要的。认定一个朋友,就得无惧他的伤害,用真心换真心。人,如果学不会原谅,至少还可以选择遗忘。

黄天厚土读后感

故事以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期的中国为背景。 主人公,齐为民,以下叫齐大哥,亲切。 当时齐大哥带妻子赵姑娘从北京到甘肃山丹当医生。 赵姑娘起初到甘肃山丹看见满山的羊群很是开心,对齐大哥说了一句,这里真是风吹草低现牛羊啊,看到这一句,我就担心,赵姑娘可能在这待不了太久。 毕竟,她受过高等教育,脑子里也有诗诗文文,这里初到新鲜,长期过日子格格不入的思想定会让她动摇。 毕竟这里夏天不能洗澡,中秋节没有月饼,也没有照相馆。 赵姑娘来这里完全是因为她的丈夫。 齐大哥赵姑娘初到这里日子过得充实又顺心。 不久他们在这里生下了自己的女儿,(这时的他们是完完全全相爱的) 在当地农村也有了属于他们的卫生所。 一位叫山丹的小妹妹也跟着她们学起了医。 女儿日渐长大,赵姑娘说,在这里女儿长这么大想照一张全家福都找不到地儿。 齐大哥说,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 这里夏天不能洗澡,中秋节没有月饼,也没有照相馆。 问题全都出来了,但赵姑娘更多的时候压在了心底。 她想回城里,不仅是为她自己,更是为女儿的教育。 问题发生了。 隔壁村子里发生了疫情,齐大哥发现原因是公粮。 齐大哥准备站出来说这事,为了更多的人的生命安全,他说这是他的医生职责。 但这事一旦上报,一旦追责,保不齐齐大哥命都保不准,毕竟那时候大环境特殊。 赵姑娘不同意,她说自己首先是个母亲,再是一个医生,而且也不允许自己的丈夫这么做。最后齐大哥坚持自己的想法,并救了大伙。 不过这是最后一根稻草。 吵架、冷战。 赵姑娘申请了来年回北京的名额。 第二年,通知书来了,北京的医科大学,赵姑娘要走了。 放下丈夫,暂且放下女儿。 (这时候赵姑娘和齐大哥的思想已经发生了分歧,赵姑娘觉得齐大哥不为她们母女着想,齐大哥觉得什么我不太知道,可能觉得赵姑娘自私或者什么) 齐大哥一句话没说。 留下一封信,赵姑娘走了。信中说,3年后她会来接女儿,等女儿,等他西安中际医院癫痫治疗好吗俩。 走了。 在学校她学习认真,但等不来家信。有一天等来了山丹的信,我跟齐大哥在一起了。我爱他。我也考上了大学,但我想陪齐大哥,想陪在他身边,我放弃了进修的机会。 3年学成,她回来了,接女儿到北京,发现自己的女儿在叫山丹为妈妈,而且不认识她。 而山丹自己的女儿正在病危,紧急时刻她带走了山丹的女儿。 山丹的女儿成了她的女儿,她的女儿成了山丹的女儿。 她在北京当了最好的医院的院长,养大了山丹的女儿,一直是只有两个人。 两个女儿都长大成人了, 长大成人了。 虽然她的亲生女儿在农村长大,但也在上海上了大学读了博士。 而山丹的女儿也在德国的医校学习。 齐大哥去世了,一切的秘密全都解开。 齐大哥根本没有跟山丹在一起。 心疼。 心疼齐大哥这些年默默的承受,这些年他一次也没有跟赵姑娘写信,但是在心里默默的思念着她,山丹虽然也是个好姑娘,也深深的爱着他,但他在荒漠里,没有让自己寂寞,养教女儿,为乡亲们看病,没有接受山丹的爱,直到离开人世,一直一个人坚守着属于他们的小窝。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赵姑娘从北京回来找他,他思念她,但是他为了心中的念头,为了乡亲们,那里更多的人需要他,他不能离开也无法离开,没办法去北京。 赵姑娘在北京一直也是一个人,她也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但是她的勇敢与理性让我佩服不已,她自己抚养长大了一个孩子,在工作上也是当上了院长,最后带更多的年轻医生到乡下给乡亲们治病。 但是,赵姑娘是理性的,而齐大哥更多的是感性的吧,可是,他们有了开始没有结束,而且他们故事的结局那么荒凉,两个人,曾经在一起欢声笑语的两个分开之后在思念中度过,靠着毅力,靠着对生命的感悟,可是毕竟没有了来自彼此的温暖。不知道齐大哥临终前在心里想的是什么,或许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满意吧。

黄天厚土读后感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十点,我在日记本上这样写道:开学已经二十多天了,这些日子,除了给家里写了一封“平安到达学校”的信和一封鼓励弟弟“好好学习”的信之外,就再没有动笔了。中学就开始写日记,就连刚刚过去的暑假,我也坚持写日记。跟弟弟捡石头刻字,和爷爷一起到山坡上放羊,帮姑姑卖西瓜。还有那天去给爸爸送饭,烈日炎炎,热的快要冒烟的石头峡里,爸爸和几个人一块光着臂膀正在干活的情景,也一一被我记在日记里。

也许纯粹是出于一种良心上的不安,我又拿起笔开始写日记。

刚到学校,新鲜事可多了,给家里写的那封信,乱七八糟足足写了有十多页,想必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老爸要当“长篇小说”来读了,然后反过来又像说“评书”般说给老妈听。写到这儿,我真有点想他们了!逝去的往事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上初中时,我家里离学校特别远,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啃两口干馍馍,然后推着自行车急急忙忙去上学。但现在倒好,早上既不上早操,也没有上自习一说,睡到七点钟还不起床,最后,实在饿的睡不住了,才慢腾腾爬起来,穿上衣服,刷完牙到食堂打两个馒头,倒一杯开水,坐在宿舍边聊天边啃,啃完馒头,时间一丝不差,上课预备铃也该响了。这可谓“悠闲”了,难怪大家都愿意上大学,挤破头的考大学呢,中专就这么“悠闲”,想必大学里更要“悠闲”的多了,美哉!其实我上中学时,学习并不怎么特别的好,弄不明白怎么突然考上了许多人挤破头都很难考上的中专。不过上中专,对农村的孩子来说,那要算最佳选择了,少上三年高中为家里省好多钱暂且不说;更重要的是毕业后能和大学生一样,分配一份让人羡慕的“流泪”的工作。可今年不同了,我们是中考实行“并轨”后招的第一批学生。其实到现在我也不大明白什么是“并轨”,只稀里糊涂觉得“并轨”就是上学要交学费了,而且毕业后国家也不再管分配工作的事。不像以前,考上中专就叫“端上铁饭碗”了,上学自己不用掏钱,听说学校还给学生们发钱,毕业后照样安排同样让人羡慕的“流泪”的工作,跟考上大学没什么两样。我是没这样的福气了。走着瞧吧!反正已经到这儿来了,难道还要回去不成?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就到“国庆节”了。学校放了一周假,我成天躲在宿舍里看从“三教书店”花五毛钱租来的《平凡的世界》。宿舍其他六位同学都回家了,只有我和张掖的一个小伙子没回家呆在宿舍里,他叫左清文,我们平常喊他“老左”。生的古里古怪,自开学到现在一直穿一件黑西装和一条非常“紧张”的牛仔裤。西装的扣子系的整整齐齐,牛仔裤的扣子也系的整整齐齐,这会儿正躺在床上研究一份报纸呢。我大略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报纸,报头是“甘肃自学考试”。我无心细究,便不再去注意他。还有五分钟就要熄灯了,武汉治癫痫医院有哪些睡觉吧!“老左,睡觉了!”我朝上床喊了一声,他没答应,我站起来走到他床跟前一看,愿来他在欣赏报纸的“意境”中早就睡着了。

今天下午,我一个人坐在操场边上读《平凡的世界》,我的周围开满了叫不上名的野花,红的、白的、黄的、紫的,煞是好看,秋风吹过,淡淡花香扑鼻而来,让人如痴如醉。远处是一片茂盛的白杨林,树叶被秋风吹的哗啦啦直响。忽然,一声巨浪,田晓霞可爱的脸庞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就消失了,紧接着是汹涌的洪水咆哮而来,淹没了村庄,淹没了身旁美丽的野花和远处的白杨林……

我合上书,不敢再继续看下去……。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在思索中走回宿舍。

老左还在研究那份报纸,那份《甘肃自学考试》,我无心去问他为何一张报纸看了两天还没看完,只在心里叹惜路遥怎么就把这么美丽可爱的“田晓霞”给写“死”了?晚饭时分,我无心吃饭,又开始读《平凡的世界》,我还是头一回如此认真的读一本书,眼看快要熄灯了,去买蜡烛,晚上接着看。天亮时分,我终于一口气读完了厚厚三本《平凡的世界》。我深深的为书中的故事所感动,也为作者谦诚的劳动所打动,心绪久久难以平静。

黄天厚土读后感

十七、八岁,正值青春年少,晚上熄灯后,一个宿舍的同学基本都睡不着,刚开始我们说中学生活,说参加中考,说家里种的粮食,说家里有几口人等。过了一个多月后,这些话题没人再提了,谈论的焦点渐渐转移到了我们班的女同学身上。谁最漂亮啊!谁的普通话讲的最好啊!更有甚者,哪个男生跟哪个女生的“关系”最好,都被我们谈论的有眉有眼,起初我不怎么发言,他们争先恐后的说,我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听,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也不知他们的谈论是以何种结果在何时结束?“邺海,你怎么不和你后排两位女生说话呢?”“是不是对人家有什么想法啊?”“她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了!”……

听他们今晚把矛头指向了我,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平时我又不善言辞,一时语塞,红了脸从床上坐起来去上厕所。上完厕所回来后,宿舍里出奇的静,甚至一只蚊子的叫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过了好长时间,宿舍里已经有人开始打呼噜了,我反倒睡不着了。我后排的确是坐了两位女生,一位戴副眼镜,经常穿一件米黄色外套,说话声音很好听,叫秦珊;另一位留着长发,看上去很害羞的样子,有一个很奇怪的姓——独,名字也不俗,一个字——霰,合起来就是独霰。她们俩一下课不是打就是闹,全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而坐在她们俩前排的我和杨辉,就像犯了罪正在接受审判的犯人一言不发,盯着黑板直发愣,也无心去关注后排她们俩的热闹。开学一个多月了,除了值日时给她们教室钥匙时才简单的说一两句话外,几乎再没打过交道。但是最近几天,每次当我走进教室门时,眼睛就不由自主的先朝后排扫视,看她们俩来了没有。尤其是秦珊那一双藏在镜片后的明亮的大眼睛,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也许是每天我看她的样子有些不太自然的缘故吧,让宿舍这帮家伙发现了,今晚上合伙“攻击”我,就连和我关系最好的刘琪也不例外,我难道做错什么了吗?

想着想着,秦珊的影子在我脑子里越来越清晰了,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个微笑,简单的再不能简单的一句话,在我心里好似刻下了深深的印痕,挥之不去。我第一次失眠了,在这样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窗外偶尔传来几声警报声,夹杂着几声令人发抖的狗叫……

昨天晚上彻底失眠了,到凌晨五点多钟才迷迷糊糊睡着。今天上午数学课几乎睡了一上午,中午想到宿舍休息一会,结果宿舍里闹翻了天,也不知道他们在为什么事而高兴,好像跟我没多大关系,就是有关系我也不想听了,放下书转身从宿舍跑了出来,一个人在操场上漫无目的地跺着步子瞎转游。

“自学考试”,自从国庆节从“老左”哪儿听到一点点消息后,最近几天宿舍里除了讨论“女生漂亮”问题之外,也有几位同学谈论“自学考试”,起初我不明白“自学考试”是怎么一回事,只听他们说“□□□考了三年,才通过两门。”“□□□一门课考了四、五年还没有通过。”我不太相信他们说的,难道“自考”真的如此之难吗?我从“老左”跟前借来那份报纸,仔细研究了两个晚上并两个白天,才算弄明白了那么一点点,所谓“自学考试”,就是“国家组织考试,社会助学,个人自学相结合的一种高等教育形式,通过国家规定的专业内的所有课程后,颁发国家承认学历的毕业证书。”起初,我并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这件事,因为我还有另一个想法。

这两天都没休息好,不全是因为秦珊那双“藏在镜片后的明亮的大眼睛”和舍友们那天晚上被癫痫发作的紧急处理我视为“攻击”而实际上并不怀恶意的玩笑,而是因为我一直在思考着是否回去上高中将来考大学的事。坐在我前排的一位女生在开学后第三天就回去上高中了。我也想回去上高中,但一想到父亲光着肩膀在石头峡中干活的背影,我的心里就隐隐做痛。开学报到时,父亲将那一沓浸满汗水,还散发着父亲体温的学费和生活费交到我手里时,我的心情很沉重很沉重,坐在去兰州的长途车上,我一夜未合眼,时不时用手在衣服外面摸一摸装在里面的学费,生怕它长翅膀飞走了。到学校报完名,交完学费后,我把剩下的钱存到了学校附近的“工行”里,留一百元做为这个月的生活费,开学一个多月来,每天除了三顿饭的开销外,我几乎没有多花过一分钱。前几天,开“老乡会”要走了二十元,我一度后悔过好长时间。可现在,要是再回去上高中,怎么对得起家中的父母啊?再说家里还有一个正上初三的弟弟呢,将来他要上高中、上大学,我们家哪来那么多钱供我们俩啊?

可是,反过来想,在这个学校里继续呆下去,一年要支付这么多的学费,再加上自己的生活费,一年少说也有五、六千吧。学的专业又是什么“工业与民用建筑”,将来搞建筑,而我对建筑又一点兴趣都没有。再说将来能否找到一份工作,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这学期开设了《建筑制图》,但我几乎从没有仔细听过一节课,课堂上想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老师也不布置作业,学了一个多月,连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样下去,怎么行啊?

临行前,母亲的叮咛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娃啊,去了要好好学,没钱了跟我们来信说一声。饭要吃饱啊,我和你爸再苦也要把你们俩供出来……”。那时我还嫌她唠唠叨叨呢,现在我多么想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把我在这儿一个多月来所经历一切都告诉她,把我想回去上高中考大学的事告诉她啊?妈妈,我真想你,我该怎么办啊?我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街头,虽然已经启航,但是我不愿就这样走下去啊!我的希望,我的目标,难道就这样变为泡影了吗?窗外又传来警报车的鸣叫声,夹杂着几声狗叫,清凉的月光,透过窗户上的玻璃洒了满满一屋子。桌上那份“甘肃自学考试”清晰的映入我的眼睑,我翻身从床上爬起来,点了根蜡烛,走过去抓起那张报纸盯着出神。

也许是突然的亮光惊醒了他,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睡着,我对面床上的王斌也翻身爬起来,穿一件大裤头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参加“自学考试”了,他有一位在兰州上学的哥哥,算是我们宿舍最见多识广的一个了,在他哥哥的指导下,他打算报考“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自学考试专科。“你也想报吗?”他轻声问。“嗯……”我稀里糊涂的答应着。“那我们明天去买书吧!现在学习不太紧张,明年四月份就可以多考一门,毕业前抓紧过完,有大专文凭好找工作啊!”别看他小眼睛小鼻子小个头了,道理倒知道的不少。“是啊……”我有气无力地随便回答着。“那你还犹豫什么呢?”我没有回答。

夜,静静的……

月光越发明亮了,我转过头,他睁大了一双眯逢着的小眼睛,盯着窗外圆圆的月亮,若有所思。“你也没睡着吗?”我明知故问,只为了打破这有点凄凉的夜的宁静。他没有回答,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做人可真难啊!”他叹了口气。也许是他这句话触动了我心中某一根脆弱的神经,我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是啊!”又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披了件衣服,穿上裤子,和我一起走出宿舍。楼门早就锁了,我们在楼道里转游。长长的楼道黑洞洞的没有一个人影,我们一直走到东头窗户跟前,站定了抬头看窗子外面的月光。清凉的月光洒在校园里的小松树上,小松树一个个好像披着轻纱的少女,秋风吹过,袅袅婷婷,美丽极了。突然,一道亮光闪了一下,两条修长的雪白的腿从眼前的女生楼窗口一晃而过,把我们从幻想中又拉了回来……

黄天厚土读后感

好几天来,我一直在思考是回去上高中呢还是在这儿一边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一边参加自学考试呢。自从那天看到两条修长的雪白的女生的腿之后,晚上我再也没敢到宿舍外边去过。失眠是越来越严重了,难以入眠变得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最近我又读了巴金的《家》,其中有一句话“青春是美丽的”。我翻来覆去的想,是啊,青春是美丽的,人的青春只有一次,是这样稀里糊涂的度过呢,还是去寻找新的生活,新的道路呢?“满腔热血,与其洒在沙滩上,还不如洒在故乡的热土里”,昨天半夜我摸索着将这句自认为十分伟大的话写在了床头的墙上。

我很想家,接二连三的给家里写了好几封信,总不见回音,也不知是否收到。我在信中告诉了最近我所思考的一些事,尤其是参加自学考试的事,连那天晚上和王斌半夜出哈尔滨哪所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去看“月亮”的事也写在信里了,不过没提那双修长的雪白的女生的腿。

看来今晚又睡不着了。

我又想起了庄浪一中,这所我想了多次而终于无缘的学校。和我一块毕业的好多同学都上高中了,他们学习并不好。我们中考时,县上给各初级中学下达了指标,我就读的卧龙中学是35名,也就是说,有资格参加中专考试的只有35个人,而我们今年毕业的学生将近有两百人,我们在中考前进行了预选考试,我考了623分,排全校第21名,当时我特别高兴,急着跑回家把我被选上的事告诉了妈妈,妈妈那天特别高兴,特意做了我最爱吃的炒“洋芋面筋”,以示庆贺,老爸也自我记事起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接下来就是紧张的复习和中专入学考试,慢长的暑假快要结束时,我终于接到了甘肃省建筑工程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谁知到校后,参加的第一项活动就是铲除我们宿舍楼前大操场里的杂草,一铲就是两个星期,铲完了紧接着又是清理操场里面的垃圾,等这一切忙完才开始上课。间隙听到学校里有同学打架的事,开始小心翼翼的走路、打开水、打饭……

尤其是打开水、打饭时,人特别多,我每次都按规矩排队等候,每次都是最后一个打开水、打饭,谁也不敢碰,生怕惹谁了,晚上找麻烦。后来在晚上就能听到楼道里打架的声音了。我们晚上开始用桌子把门顶上后才敢睡觉。一听到楼道里有动静,我们就吓得半夜睡不着。再加上校门口公告栏里几乎每天都有最新的“关于处罚□□□打架的通告”。提起学生打架好像连老师也害怕,更别说我们几个不满十六岁的孩子了。昨天体育课上,王老师就说95级一名学生被几个人逼的跳楼最后摔死的事……。乱七八糟,想了好多,充分论证了我再也没有在这个“破学校”呆下去的理由,打算明天就去办理退学手续,回家读高中。这样想着时,窗外已经发白,校园里清洁工开始扫院子了。

第二天早上,我怀里揣着已经写好的“退学申请书”,带了本《高等数学》,走在校园里。突然发现白杨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光,路旁花园里槐树上的叶子也差不多落完了,一阵寒风吹过,我下意识的抖了抖,加快步子。刚推开教室门,“明亮的眼睛”已经坐在位子上在写什么呢。不一会儿就上课了,第一节是曹老师的数学课。我本来挺喜欢数学的,但今天不能够集中精神听课,既然要回去上高中了,还坐在这儿上什么课呀?我把写好的“退学申请书”拿出来看了又看,决定下课后就去找班主任老师办理退学手续。“你上课看什么呢,神神秘秘的?”下课后“明亮的眼睛”问我。“没什么?”我勉强回答道。“是不是谁写的情书啊?”“没有!”我的脸上倒很不自然,好像手里拿的真是“情书”似的。

真是捉摸不透,少男少女的心有谁能捉摸的透呢?十七、八岁的日子,刚才还愁的满脸乌云呢,一会儿就阴转晴了。我的脸上很不自然,到底为什么很不自然,我到现在都说不清楚。只记得突然我以非常快的动作将写了半晚上的“退学申请书”撕了个粉碎,走到窗子跟前,轻轻的从三楼撒了下去,还蛮有一番“仙女散花”的味道。回到课桌前,好像撕掉的真是“情书”似的,不敢再回头看“明亮的眼睛”。第二节课,总觉得她一直在后面盯着我,我“不自然”了整整一个上午。“既来之、则安之!”嘛,好好学吧,我就不相信,除了考大学,就再没有其它成功的路子了吗?

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我终于决定参加“自学考试”了,报考兰州大学汉语言文学。也许你会问,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你为什么又报“汉语言文学”呢,这不是“风马牛不相及”吗?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我就喜欢文学,对“建筑”没有兴趣,中专考试稀里糊涂就考了,“自学考试”可不能再稀里糊涂的报了。决定报名的当天晚上,我又一次失眠了。

夜已经很深了,隐隐约约能听见从西站传来的火车鸣叫声。上小学时,因身体虚弱,个头小,经常被同学们欺侮。中学里,三九严寒,骑一辆破自行车跑二十里山路去上学;下雨天,山路上没法骑车,一个人顶一顶破草帽步行去上学,晚上回来稍微晚一点,妈妈会满山遍野到处找我,害怕我路滑掉沟里去,害怕路上遇见坏人吓着,也害怕被同学欺负。

过去的一切,一切的过去,一齐涌上心头。中考前班主任不让我报考庄浪一中,而让我去考一所镇子上的破中学,我差点没跪下向他求情,最后总算考了一所中专,班主任意料不到,我也始料未及。可这一切,换来的难道就只有彻夜难眠吗?不!不!不!我要参加自学考试,我相信我有能力,也有毅力走完这漫长的征途。“我没有上过大学,但我一定要站到大学的讲坛上!”

“嚓!”一声脆响,握在我手里的一支铅笔被我从中折为两截。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停电应急预案[优秀7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