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时光之梦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小喇叭故事网

他在湖底沉睡了千年,当他从黑暗深处爬出来时,他依然是千年的。“我的名字,是什么?”他记忆犹新。望望四周,身处环山之中,此时天不甚寒,晴空万里,眼前湖水波光粼粼,似乎还是千年以前的情景。“我的剑,在哪里?”他的手开始颤抖,他找不到了。

树的影子在他脚下飘摇,风吹得他很舒服,难得此时,没有仇恨,没有杀戮,没有一丝。他的手握成拳头,又轻轻松开了。

山间传来一片歌声:“清香煮酒哎,饮一杯为谁?红颜一笑哎,英名淡无味。山里呦,拔剑扫尘灰;水里呦,静静无痕伤累累,伤累累……”

听那人,歌声嘹亮,底气充沛,他也忍不住高歌一曲:“山阔平湖清,天朗小舟宁。千年风霜,一觉消干净。哈哈,哈哈!”

那撑舟之人听得有人应歌,且声音不凡,便转了舵,朝岸边驶来。“兄弟是谁?从哪里来?怎么衣服这么破旧?”接连三个问题,他不知从何答起。他低头望望自己的身子,衣衫褴褛,双足冼地,形如乞丐。他说:“在下姓葛名狩,字子学,楚国吴郡浦县人士。流落江湖,独自居住,不知现在是何朝何代?”那人一听这番话,从兜里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书记,我在巡湖呢,碰到一疯子,可能是县里医院精神科跑出来的。”手机里的声音唧唧咋咋,那人一个劲儿地点头说:“是,是!”然后挂了。

“此乃何物?汝何以对之说话不休?”( 网:www.sanwen.net )

那人说:“看你病得不轻,去我家住几日。书记说啊,这几天忙得很,过些日子再把你送回县里医院。”狩说:“医院?”那人摇头苦笑,说:“不说这些了。你叫什么来着?刚才说得太快,而且你的名字挺奇怪。”狩又说一遍:“在下姓葛名狩,字子学,楚国……”那人制止道:“好了,好了。说到这里就行了。葛狩?却不知这字怎么写,我还是叫你子学好了。”狩说:“善。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我啊?别人叫我‘撑船徐大叔’。我在这一带专负责巡湖,因为有些娃娃不懂事,在这里游水,容易出事。我还要监管渔夫们,守好渔期,不要乱来。”

狩说:“不知身任何职?”徐大叔呆住了,说:“不知道。总之每个月领500块薪水。很不错了!”

葛狩遂上了小船,和徐某同行。行过三山,忽见一小儿站立悬崖边,上下不能,徐大叔惊呼:“跳跳!你怎么上那儿去了!?快下来!”山上尚有几个孩童,均不知所措。狩说:“大叔,此子是谁?”徐大叔道:“那是我侄儿!我们徐家就这一脉传宗接代的济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办,怎么办?”狩说:“狩自有计较。”只见葛狩右脚一踏船头,蹬出数丈,一手抓住峭壁一角,用力复飞上三丈;右手抱跳跳,双脚不停,直攀山顶。

徐大叔惊异无言,山顶孩童已欢呼雀跃。回家问跳跳,跳跳说:“我的弹珠滚了下去,我去下面捡。但到了下面就不知道怎么上来了,我怕死了!叔叔,你好厉害啊!”狩谦说:“小事而已。”徐大叔几欲跪倒,说:“兄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呢!若不嫌弃,就常住在我们家吧。”狩惶恐扶起,说:“徐大叔客气!某现无去处,暂住汝家,便叨扰了!”问及此地,徐大叔答:“这里是新疆省天山山南的贾家村,刚才那湖叫:‘天山天池’,是我们这一带的胜景。”葛狩悠悠叹道:“这里现下叫天山……”

次日徐大叔为葛狩添置了几件新衣,与以往穿的大不相同,款式奇特简单,做工却精细,用料也舒服,狩自谢过。徐大叔说:“这点小意思算什么!子学以后就不要当自己是外人了。”自此,葛狩在天山住下。他救人之英勇事迹传遍贾家村,邻村也有不少人称赞。狩白天与徐大叔同去巡湖,晚归教跳跳一些强身之道;闲适,倒也。

一日天气转热,葛狩见一群孩童在玩水,也想畅游一番。遂宽带解衣,游入天池。只觉湖水冰凉刺骨,游了片刻却周身火热沸腾,狩忖:“此乃习练内功的绝佳之地!”又游少顷,探出头来,见岸上一发束披肩,姿态窈窕,呼唤一小儿回家。回头一望,正好见到葛狩,便报之一笑。此笑倾国倾城。狩谓其他尚在游水的孩童说:“那位姑娘是谁?”答:“是二胖子的姐姐,叫秀娟。”

热天转眼便过,葛狩仍时常在湖边散步,等秀娟,也顺便思考:“我的剑,在哪里?在天池池底吗?”黄天不负有心人,秀娟那日路过湖边撞见狩,便出声招呼一声。狩喜说:“姑娘可好?”二人谈话投机,农家女不擅言语,只倾听,偶问几句,狩则滔滔不绝,尽说些奇人异事。秀娟已听人说,葛狩英勇无比,但思维奇特,应该是个秋战国的历史学家后来患上了失忆症,除谈吐以外其他一切,便不做理会,中间追问,狩说得身临其境,秀娟笑而不答。此笑再倾城国。

时候不早,二人约好明天同时同地再相会。次日狩先到,秀娟逾时不至,狩急,坐树下慢慢等。不多时,见三、四男子持棒朝葛狩奔来,神情皆愤怒。当先一人手脚粗大,面目孔武却无力,大声喝道:“你就是葛子学吧!竟敢勾引我老婆!先尝尝我棒子的厉害!”他一声令下,旁边三个男子一涌而上将狩围于核心,自己一棒朝狩挥舞过来。狩右手一探,捏住棍棒一端,猛力拉,那大汉应势而倒。大汉乱声爬起,狩已冲出包围,问道:“你是谁?和秀娟到底什么关系?”大汉叫道:“都说她是我老婆啦!”狩说:青海癫痫哪家医院好?“秀娟是黄花闺女,又怎会是你老婆?”大汉一呆,道:“迟早也是!”狩冷笑:“原来是自己私订,却不知秀娟是否同意。”大汉更怒,又一棒挥来,狩退一步,抓住棍棒,内力到处,棍棒断裂成数截。旁人亦挥棒来助,狩以重手快掌之法各扇众人一耳光,打得他们昏死在地,唯剩那领头大汉站立原地,吓得双脚僵硬不能行。众人醒来,与大汉狼狈而逃。

葛狩郁闷不已,回到家中问徐大叔此事,答:“秀娟啊,那可是个好姑娘家!漂亮又能干,哪个小伙子娶了她就是福气。你说的那个大汉准是她表哥,人不坏,但出名的暴躁,碰上子学你那是他自讨苦吃啊!哈哈。”答完还兀自唠叨:“虽然说政府不让近情,但我们这乡下地方,管他什么狗屁政府,更不用说生育了。‘政府’俩字的意思在我们这里可有新解,就是‘整个儿腐败’,但咱们村委书记还是好的,是咱们的青天大老爷!我们这里没什么娱乐,晚上只有干那事,所以越来越多。要不是前些年老汉我发高烧弄坏了身子,老婆跑了,我早就再娶一个了。”

葛狩想:“秀娟的表哥一定会为难她,我得去寻她。”便又问了秀娟村子的地址。次日一大早欲行,却逢大倾盆,等雨过,已是正午,用过午膳,一人带来一封书信给狩,无署名。狩拆开来看,独见数幅图画。第一幅,画一英俊男子身立湖水之中,一女子回眸一笑;第二幅,画一男一女池边树下,相对攀谈;第三幅,画四名男子围住一男子,情景稍与那日不同;第四幅,画一女子被迫入轿,自己半掀盖头,泪流满面,马上新郎官乃一持棒大汉。狩自忖:“娟不会写字,却善丹青,不负我心!原来她表哥要逼婚,看来我要立刻启程!”其实那并非丹青,而是铅笔素描,秀娟跟村里教师学的。

到了马家村,葛狩打听了秀娟家所在,径直而去,至,见二男守其门。狩绕屋而行,窗下轻声呼娟,秀娟喜,隔窗说:“是子学吗?”狩答:“正是。为什么不开窗?”秀娟急道:“窗门都反锁了,怎么办?”狩道:“勿急。”双手扶窗,暗使内劲,窗锁自断,狩从窗而入,秀娟扑入怀中。狩耳语:“此地不宜说话。”二人遂从窗户出了去,俩傻逼还在前门守着。

秀娟在葛狩怀中,只觉耳边生风,两旁道路树木飞快向后,她说:“子学,你在哪里学来的本事?”狩笑答:“一座山上,我师父传授的。”奔了许久,狩把娟放下来,娟依然依偎在怀。此时正是:朗朗照佳人,寥寥红尘牵姻缘。葛狩托着娟的脸庞,深深一吻,双手下摸,内力到处,衣服尽脱。正是:清风月,处子失贞。色而不淫,托付终生。樱红裹布,天地为证。 #p#副标题#e#

草丛,夜半。秀娟哭了起来,狩问原因,娟只是摇头不答,狩郁闷。

治癫痫病手术治疗>说守屋二人不见了秀娟,急忙娟表哥马季超,超说:“赶快派人四处去搜啊!”季超母说:“肯定是秀娟偷的那个汉子抢走了,得派一人前去贾家村候着,其余的人在附近找。”超说:“说的对!”便唤一家丁去了贾家村。

葛狩自携秀娟回到家中,徐大叔见二人亲密,笑说:“子学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狩说:“秀娟在这住上些时日,待我办妥事情再搬出去住,徐大叔可方便?”徐大叔说:“子学又来见外了!”

马家家丁察觉,飞速回报,马季超立刻派人连夜赶来,或曰:“那个葛狩手上功夫厉害,我们先睡一晚,养足精神再战!大家还要商量商量,以防万一。”众人遂夜宿庙宇中,并定下败狩之计。

这日黄昏,葛狩出去买菜,徐公巡湖,跳跳出去玩了,只秀娟一人在家。马季超等七人等到了此绝佳时机,一涌而入,绑了秀娟,用布塞其口,抬着往马家村而去。狩回家不见秀娟,屋里混乱不堪,知道是马季超所为,扔下酒肉,也往马家村奔去。

“必走小路!”葛狩这么想,果然在小路上碰到马季超一行人。马季超众人加快脚步,狩直追,忽然脚下一软,却是一陷阱,身子直坠而下。然而狩轻功亦了得,刚刚下去就弹了起来,马家众人皆所不料,狩已落在人前。马季超怒气冲天,从屁股后面掏出一把二尺西瓜刀向狩虚劈,其他随从六人也各自掏刀,有菜刀、猪食刀、镰刀等,大小不一,长短不等。娟见马季超出刀,吓得昏了,狩甚为担忧,但见马家等人阵势,不禁大笑:“一群乌合之众!”

马季超率先出刀,却连葛狩半片衣襟也削不下来,众人齐上也是如此。不出三招,马家等人的刀尽数被狩夺去,扔出数百米外,留那把马季超用的西瓜刀在手,狩说:“莫要欺人太甚!这便走吧!以后不要再来烦我和秀娟!”马季超失刀亦勇,赤手上扑,狩见此状,眼中闪过片刻杀意,迎着马季超前冲之势,一刀捅入其左胸下数二、三肋骨之间,此乃心脏之所在!马季超就此被狩一刀毙命,迅捷无比。

血,从马季超的胸口流出,滑过西瓜刀,滴在葛狩的鞋子上。那血,是那么的熟悉!亲切!狩本该忘却的记忆忽然历历在目:十岁时饥荒,杀食之;十三岁被收入杀手组织“泰山殿”门下;十四岁已扬名四海;十八岁暗杀其师,成为最、最无情的“泰山殿”门主。

葛狩自己心里一惊,松开了握着西瓜刀的右手,那刀还兀自留在马季超身上。马家随从见了血,肯定是死了人,没命地往外跑。葛狩惊慌只是片刻,随即脸上微笑,心里却在狂笑,眼中杀气腾腾。马季超至死还站立着,狩重新握住西瓜刀,缓缓抽出,他闻到浓郁的血腥味,让他精神舒爽。

葛狩正式回来了!他陕西看癫痫病哪家正规绕过马季超站立的尸体,奔向那些逃命的人们,他们在面对死亡时是那么恐惧,狩自言自语:“何须惊慌,人孰无一死?”他一刀一个,干净利落,他舔了舔西瓜刀上的血,疑是西瓜汁,竟如此可口!

秀娟醒了,看见马季超站立着,胸口的血还在流淌,苦于口中塞有粗布无法叫喊,险些又昏过去。葛狩抢上去,左掌对准娟的背心为其推宫过血,又拿去粗布,解了绳索,右手始终紧握西瓜刀。秀娟稍好些,见狩拿着西瓜刀,惊道:“你……你杀了人?他们……他们是你杀的?”狩坦然答:“不错。”秀娟胸口透不过气来,说:“你……你……你和他们有争执,也不用杀人啊!”狩奇之,说:“杀几个人又有何妨?”娟无言以对,只说:“再怎么说,他,他也是我表哥啊……”她惊吓过度,已经来不及哭泣。狩说:“这样的表哥,杀了才合天理。”娟粗喘几口气,泪雨直下,却无声息,她说:“子学,你去镇上的公安局自首吧。”狩已在呆了些时日,知道公安局乃官府者也,便说:“你要我自己去官府束手就擒?”娟说:“是的。公安局迟早也会抓住你的。”说罢继续哭。狩说:“你会去报密吗?”娟伸手擦了擦眼睛的泪水,依然止不住,说:“我……我不知道……”

葛狩自忖:“自古如衣服,不能因一女子而毁我一生!必须灭口。”但思及那晚深情,西瓜刀不忍下砍。秀娟察觉异样,问:“子学,你怎么了?”狩又忖:“女子不过一玩物,何处无,何必死守此女!”心意一决,不再作其它思索。狩说:“我和你再快活最后一次,你这便去了吧!”娟不明其意,只见狩放下西瓜刀,来扒自己的衣服,便死力挣扎。狩说:“那晚从我,现今为何不从?”娟说:“那晚是心甘情愿,你现在这叫强奸!”狩不理,内力到处,衣服成碎片,挪好姿势,恣意妄为。娟挣扎之外复大叫,狩点其哑穴。风云至半,娟啜泣,狩解其哑穴问情由,娟说:“你把我的手握脱臼了……”狩一分神,再难兴奋;松手,娟软瘫在地,适才她挣扎过度,此时外力突然一失,便精神崩溃,待狩穿好衣裤,娟已死去多时。

葛狩撕下马季超身上的衣服,为秀娟裹好,择一静谧之处葬了,并磕头三个。狩又回到杀人现场,将七具男尸一并脱到二里外的荒用火烧了,刀具均丢入山谷之中,除了让他重新认识自己的,西瓜刀。

自此,天山多了一起难解悬案。

天池湖水畔,一个男人依树而坐,端详着手中一把西瓜刀,“我的剑,又回来了。”

“我的名字?哈哈,我本来就没有名字。那时候,别人称我作‘星猎’,楚国吴郡浦县人士,楚庄王部下第一杀手!”他对着湖水,自言自语。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人生感悟无怨无悔我走我路_散文网

下一篇:泪痕《十六》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