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空巢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小喇叭故事网

三爷是个不幸的人,一辈子没有,当然没有子嗣。不结婚的原因是什么,作为晚辈,我们不便去打听。我推测,有可能是生理上的原因吧。但三爷又算是个幸运的人,因为在三爷四十岁那年,三爷收了一个养子,这养子不是别人,就是他的亲侄子,也是我的亲幺。幺爸的到来改变了三爷的命运。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人说多子多福那绝对是个笑话,因为那时的农村特别穷。特别是山区,很多的大家庭在吃饭穿衣上都成问题,我的兄弟姐妹五个,父亲排行老三,下面还有一个和弟弟。父亲那时还继继续续读了几年书,上了小学四年级。但我的幺姑及幺爸就没这份福气了,他们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又加上奶奶的突然病逝,家境显得更为窘迫,他们也就没有机会去上学了。

我的爷爷经过反复权衡,决定把幺爸“过户”给我的三爷,减轻一下压力,三爷那时正值壮年,干活是把好手,一个人的日子过得非常轻松,比家大口阔的爷爷一家子显然快活很多。但是,三爷的内心却十分凄苦。他一无妻室,二无子女,进进出出,形只影单,那种冷清清,戚戚然的感觉每天都在着他的神经。当得知爷爷要将幺爸送到膝下,三爷心花怒放,乐开了怀,还备了两桌酒席,搞了个“交接”仪式。

幺爸那时已经八岁,略有些懂事了,虽然那时食不裹腹,衣不蔽体,但要让幺爸从这个大家庭中脱离出来,去跟着别人过日子,那怕是自己的亲三叔,但幺爸就是不干,死活不走,为此事爷爷和三爷伤透了脑筋,两弟兄采取大棒加胡萝卜的方法,一边是威逼恐吓,一边是循循利诱,好不容易才把幺爸“制服”,但幺爸依然不老实,隔三茬五就偷偷跑回来,在老家赖上一阵子。

三爷和爷爷各住一个大队,两地相距几十里,一个八岁年龄段的能够翻山越岭,独来独往,这让很多乡邻都惊叹幺爸的胆量。其实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人们除了对饥饿和寒冷的恐惧,其它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呢?

幺爸自打进了三爷的家门,吃穿用度方面上了一个大台阶。最值得一提的是幺爸背起了书包,走进了学堂,跨入了“好儿郎”的行列。在那个年代,很多贫下中农的子女不是在田间地头放牛割草,就是玩泥巴,能够上学读书那是件很光荣的事。幺爸虽然调皮,但天赋极好,读书十分用功,一口气读上了高中,不幸的是高中毕业那一年,学校因受到“大革命”的冲击,幺爸不得不中断学业。回家务农两年,七十年代末,全国恢复高考后幺爸去参加考试,以全乡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武汉农业大学。幺爸成了村子里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这成了全村人的骄傲,也成了我们家族的至高荣耀,据说那时的三爷高兴得就象范进中了举,整天疯疯癫癫的,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好一段才恢复正常。( 网:www.sanwen.net )

这也难怪,三爷时孤身一人,深居简出,寡言少语,平常在接人待物方面一直是低调行事,自觉矮人一等。现在可好,儿子考上了大学,学成归来,国家安排手术治疗癫痫能够达到控制的目的吗,官大官小不说,总归是个干部,到那时候,风水转到家门口,谁还敢把干部的不当回事?三爷是越想越乐,越乐越想,俗话说,乐极生悲,三爷一高兴冲昏了头,精神上有点不正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幺爸大学毕业后,没有去从政,而是选择了教书育人,他被分配在县城一所高中任教,这个结果多少让三爷有些失望,从三爷的内心来说,他一直希望儿子风风光光地当一个大官,管一大批人。三爷在年轻时见惯了那种场面,公社和大队三天两头在开会。台下挤满密密麻麻的群众,台上赫然坐着一位领导干部,手里拿着一份讲稿神采飞扬地作,台下时不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对这些作报告的领导们,三爷佩服到了极点,三爷总想儿子将来也和他们一样,大手一挥,一呼百应,多神气,多威风。但后来,三爷还是想通了,三爷说,当老师好,是铁饭碗,稳定,没有起起落落,一辈子受人尊敬,不像有些当官的,鸿运当头时在台上风风光光,一旦下了台,什么都不是,跟闲人差不多。

关于在幺爸的婚事上,三爷费尽了心思,三爷一直希望幺爸在乡下找一个好,勤劳朴实的,温柔贤惠的,能够帮三爷分担家务的,三爷曾托人帮幺爸物色了好多个,但幺爸不理会,看就不看,跟三爷辩理说:“爹,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老一套,现在时代进化了,人的观念也改变了,国家政策也一再提倡自由、婚姻自主,您老人家怎么不懂形势呢?”

幺爸因为在县城工作,自然想找一个有工作单位,而且是一个有城市非农业户口的姑娘,很显然,三爷在这一点上不得不作出让步,但三爷提出了要求,要幺爸在城里安家后别忘了老家,一年要多回来几次,特别是过年一定要全家人在一起吃两顿团圆饭,幺爸一听,眼眶就湿润了。“爹,你就放心吧,儿子不是无情。哪怕是到天边海外,儿子都忘不了这个家。何况我只是在县城里,离家只有百十里路程,现在交通好,说回来就回来了。”

幺爸后来在县城里安了家,婶娘是烟草公司一名会计,幺爸一有空就在婶娘耳边讲三爷的,讲三爷年轻时的茫然,讲三爷有了儿子时的喜悦冲动,讲三爷为了儿子读书含辛茹苦,讲三爷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婶娘一边听,一边唏嘘不已。

幺爸经常回老家,给三爷带回一大堆的东西,从不定时,如果逢上学校和烟草公司放长假,幺爸就携同婶娘及小女儿一同回去。逢上大过年,幺爸一家子总要在老家和三爷呆上一个星期,尽享合家之欢。那时,三爷的精神状况极佳,红光满面,谈吐铿锵,腰板挺得直直的。三爷常在乡邻们面前夸耀,说儿子儿媳们不单有出息,还顺,懂礼节,自己这一辈子活得值。

随着时间的推移,幺爸一家子回老家的次数渐渐减少了,这主要是因为婶娘对回后乡已心生厌倦,那时候,到三爷的住所还没完全通公路,每次回去至少还要走十多里山路,深山峡谷的,行走起来,高一脚,低一脚的,婶娘的高跟鞋就磨坏了好几双。

特别是那一年天,婶娘带着女儿回乡下老家,手在厚厚的地上缓步前行,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两母子同时滚进了路边的灌西宁到哪治疗癫痫病木丛里,婶娘费了好大劲才从里面爬出来,可怜的小女儿被拉出来时,竟然满脸是血,已被柘刺扎伤多处。那一次,婶娘火冒三丈,赌咒发誓,再也不回这鬼地方了。女儿也开始抱怨,说乡下的条件太差,连个像样的卫生间都没有,茅房里臭哄哄的,蚊虫满天飞,淋浴设备也没有,一个洗澡用的大木盆还身兼多职,脏兮兮的,看着就发毛。

婶娘母女俩再也不愿回乡下,幺爸也没有办法,以后的日子他只好利用假期间独自一人回去,给三爷送一些钱和衣服包括一些常规药品。但三爷不高兴,总要清查一下:“媳妇和孙女儿咋不回来呢?”幺爸不敢说实话,就编些假话说,孩子在补课、学绘画、学跳舞,孩子他妈也在单位上搞培训,脱不开身。起初,三爷还信以为真,但时间一长,三爷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知道幺爸是蒙他的,三爷不说什么只是苦笑几声,摇摇头。

因为长期一个活,再加上年龄也越来越大,三爷感到精神上十分,为了转移注意力,三爷开始大量饲养动物,小猫、小狗、鸡、鸭啥的,整天屋里是鸡飞狗跳,三爷觉得这样热闹、有趣,我在三爷家里,曾亲眼见过这个场面,我和三爷刚用完饭,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桌上的饭菜。几只公鸡就跳上了桌,在碗里啄个不停,三爷不赶,听之任之。一会儿,一只大花猫也从地上跳上了桌子,把一群鸡吓得乱扑腾,结果把两只碗打破了,哪知三爷却哈哈大笑,一点儿也不生气。

三爷最得意的是,在他的楼檐下筑有一排燕子窝,数一数,足有六七处痕迹,三爷会想办法,为了吸引燕子前来筑巢,他在门楼下的檩子上钉上一排大小适宜的小木板,小木板与楼板呈平行状,间距约四五寸许,这样一来,燕子一方面可以歇歇脚,另一方面筑起巢来有所依托,十分方便。每年的三四月间,三爷的房前屋后,成群的燕子飞来绕去,衔泥筑巢,哺儿育女,煞是热闹。三爷说,家燕这小东西有灵性,没有门风的家庭燕子不会去筑巢,燕子专挑人丁兴旺的去处,麻雀单住旺处飞,燕子比麻雀高级得多,如果有那一窝燕子完成了生儿育女,举家出走后,三爷就及时将燕窝捣毁,清理干净。三爷不想让其它的燕子随方就圆,坐享其成。他要亲眼看到每一对燕子在这儿一点一点衔泥垒窝,一天一天哺育后代,慢慢去完成一个新家庭,看着燕子繁衍的全过程,三爷由衷地感到无比宽慰和。

三爷的生活本该是平静的,但突然有一天,这个局面却被打破了,那是因为有一天三爷上山去拾柴,忽然发现山上的十来根大杉树被人偷走了。那都是端端直直,两尺多粗的,还是三爷年轻时亲手所栽,三爷说,这些大杉树在将来修房子能派上大用场,少不得。三爷气坏了,他提着锣在村头跑来跑去,一边敲锣,一边大骂盗树人,一时间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也是事有凑巧,没过几天,三爷的两头猪突然又死在圈里,三爷认定,这绝对是有人投毒,故意害他的,而且矛头直指左邻右舍。后来经兽医鉴定,确诊猪不是被毒死的,而是死于猪瘟,但三爷就是不信,三爷把几件事综合起来一分析,他认为现在处境很危险,所有人都紧盯着他的财产,在打他的主意。他虽然有儿子,但儿子却不在身边,远水不救近火贵州癫痫病医院哪比较好,自己辛辛苦苦挣下的一份家业,包括肥沃的土地,大片的山林,还有全木构造的房子,这一切,他已没有能力去保护。

三爷陷入了极度之中,一方面他想牢牢把守这一份家业完整地把它交给下一代。而另一方面被自己视若的家产在儿子儿媳们眼里却并不值钱,他们从没有表现出继承的热情。

三爷迷惘了,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他饭吃不下,觉睡不好,精神也恍惚起来。他每天一大早就在村口漫无目的地骂上一通,然后又哭上一通,没有人敢和他搭话,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敌人,个个居心叵测,不怀好意。

乡邻们都替三爷的健康状况担忧,有人便给幺爸打了电话,要他赶回来瞧瞧。幺爸回来后,着重于做三爷的思想工作、中心思想是: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健康和寿命才是根本的东西,三爷不听这些,他突然对幺爸提出了一个问题:“我百年之后,这份家产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处理?”

问题来得很突然,一下子把幺爸问住了,本来幺爸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三爷归天之后,幺爸一家子归乡务农肯定不现实,但这份产业交给谁呢?是卖掉?还是转让亲戚?或者是捐助给村委会,抑或是让它保留着?幺爸一直还没有考虑成熟,看着三爷期待的眼神:幺爸不敢贸然回答,他灵机一动,就把这个问题像踢球一样踢了回去:“爹,您的看法呢?”

三爷没有回答,过了好半天,他才对幺爸说:“你走吧,你们学校课程抓得紧,别耽误了上课,我的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过了两天,幺爸走了,硬塞给三爷八百元钱,三爷大哭,好歹不收,幺爸只好作罢。

幺爸走后不到一个星期,三爷的毛病又犯了,整天又哭又闹,呼天抢地,饭也不做了,饿极了就啃些生红薯,有时候到了半,三爸还像鬼魂一样在村口四处游荡。

明眼人都已看出来了,三爷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好心的领居就打电话问幺爸怎么办,那时,幺爸正带着毕业班,已临近高考,正是冲刺阶段,没办法请长假,幺爸就打电话托重我父亲去帮忙照看一下。

父亲去后,三爷的也开始有些模糊了,他目光呆滞,表情木然,嘴里嘟嘟嚷嚷,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你来干什么?谁叫你来的?”

为了防止晚上三爷到处乱跑,父亲就陪同三爷一起睡,这样过了四五天,有一天清晨,父亲一觉醒来,却发现三爷不见了,父亲十分慌张,大声呼喊着四处寻找,一些乡邻闻讯后,也急急忙忙行动起来,开始地毯式的搜索,大家忙活了一个上午,最后却在房子背后的那一片树林里发现了惊人的一幕:三爷自杀了!

三爷面对着一棵松树,双腿跪在地上,他脖了上套着一根细绳子,绳子那一头挂在离地不到四尺的树杈上,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树杈生得这么低,比三爷的身子还要矮,绳子是这么的细,这究竟是如何让三爷窒息身亡的呢?

村里有几位老者说,这是天意,三爷今年七十三,正在劫数上,阳寿当尽,上吊自杀不癫痫从小治疗能治好吗过是个引子而已,大家都信服这个说法。

三爷死后,我们这些族人们都及时赶来,安排三爷的后事,幺爸由于不懂农村的风情风俗,所有的大小事务都由父亲操持安排。

三爷入土为安后,我们清点了一下三爷的财物,三爷还有二千多斤玉米,五百斤谷物,小杂粮薯类若干、腊肉十多块,我们还在三爷的箱子中翻出了二千多元钱。新衣服七八套,这都是平时幺爸老人的东西,好多人都不明白,三爷什么都不缺,吃不完,用不尽,干嘛想不开要自杀呢?

我当时分析说:“三爷是由于长期孤独,思想上缺乏交流和疏导才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的,三爷的死和物质上的需求没有必然的联系。”当时,除了幺爸表示认可,没有人同意我的说法。

2000年的一个天,正是五一劳动节期间,我忽然接到幺爸打来的电话,幺爸说,近段时间老是心烦意乱,晚上做恶梦,老梦见时因为逃学被三爷提着棍棒追打,醒来时,浑身是汗,他说他想趁这几天放假回一趟老家给三爷垄垄坟,烧点纸。

我笑着说:“幺爸,您也迷信吗?”幺爸说:“不是迷信,我是觉得近两年没有去祭奠你三爷了,心里老是不安,觉得对不住他,也不知道你三爷的坟是否塌了,碑动了没有?你有没有时间陪我去看看吧!”我没有犹豫,满口答应。

那天我和幺爸忙活了一下午,把三爷坟前坟后的杂草清理得干干净净,在坟头上培了厚厚一层土,还在三爷的坟前栽上一棵矮人松,在焚烧纸钱时候,我看见幺爸跪在坟前,双目微闭,嘴里念念叨叨,我不知道,幺爸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三爷在另一个世界里是否听到幺爸的声音。

折身走的时候,幺爸还想再看一眼当年曾住了二十多年的老房子。说实在话,老房子因为年久失修,已破败不堪了,屋顶到处是漏子,门前及台阶上都长满了杂草,我和幺爸站在门口谁都没有说话,幺爸仰望着天空,似乎在追忆着什么。

忽然,一群燕子从远处飞过来,在老屋的上空盘旋着,叽叽的叫声顿时打破了我们长时间的沉默。

我说:“您看,今年又有燕子回来筑巢安家了。”

幺爸摇摇头:“不可能,这燕子是家燕,习惯和人相处,房子没有主人了。燕子是不会来筑巢的”。

我正将信将疑,抬头再看时,几只燕子在屋顶绕了几圈,唰啦一声,朝向远处飞走了。

续言:

三爷,一个从旧时代走过来的,他有他自己的理想,人生态度以及对世俗的看法。一方面他希望他的下一代能够出人头地,另一方面,他又划了一个圈,他不希望下一代离开他垒好的“巢”。但现实却是事与愿违。

新观念与旧观念发生了碰撞,城市与乡下裂开了鸿沟,结局只能是三爷选择了孤独,最后又在中死去。

三爷的故事在中国只是一个缩影,放眼望去,在广袤的农村,不知还有多少个“三爷”呆在寂静的空巢中,守候着他们的暮年。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如果某一天,你没有了我,你会难过吗?_散文网

下一篇:念春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