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重生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小喇叭故事网

时光在这条轨迹肆意播撒,无数年。

而后发现,他错乱的并非光年,却割碎了你的容颜。

光线刺眼穿过眼睑的时候,泪腺涌出两行清泪,纵横在的沟壑,而你在这沸腾的水域之中,终将透湿全身,无法自拔。

如同你拆开一包奢侈的进口零食,保质期12个月,它不过保证你在这之前解决不会拉肚子,其实早在几个月前他就坏了。所以,你不过是浪费了钱去买一包没有价值却不舍丢掉的商品。一如那些在学校“情人坡”上调情的男女,在那寥寥一年半载内仍旧守护着变质的情,像守护着一颗用心雕刻过的玻璃制品,一离手,碎成一地,还割伤了你温柔的,鲜红的水晶探出皮肉,渲染这场祭礼。

我目睹这场电影,在血泪交融之中做一次凝眸。我低头难言,只用指尖绕来一柱悲凉,被我点画在了掌心。一股穿越脾肺的凄凉接踵而至,从唇间淡淡吐成圈,在暗色的黄昏只染出了朦胧画面。一挥手间,烟散,化作几颗透明的液珠,的落于地面,弹起一指尘土,缠绵的转了一个轮回,又重归平静。

我知道,那是他们的。我只是看着,却暗暗悲悯。我长久的杵在一旁,我只是想,什么时候要继续长成。我想我只是在这样的境地,翻滚,翻滚。滚净了那些尘土,却被一道临的光覆盖。也许,有时,无关爱情。( 网:www.sanwen.net )

【壹】 暮色

铃声响过,槿夕用骨骼凸显的指尖划过我的臂膀,自然的挽起我的手,拖起我踏出教室,一阵暖光晕眩了我的眼眸。我不自然的身体随着她的微小的力量向前倾去。果然,她还是习惯往日的轨迹,还是那块可以看落日的坡。

“难道你忘了我们肚子刚还在叫饥呐?!”

“忘了。”槿夕回过头眨巴了一下眼,也没有正视,分明令人觉得那样坚决。她脱开我的手,转身融进那片枯黄中开始泛新的。

“槿夕!”我总是得这样迁就着她,捂着肚皮也罢。

“秋秋,你看…!”

我顺着她的指尖,她纤细的手指,浸润在余晖的沐浴之中,光线从她指骨分割出的缝隙之间透过,毫无保留的斜射入我的眼眶。我承认我喜欢这样。

我们懒懒的躺在草坡上,又坐起,看这天一分一秒的消失。等着那染红天色的圆轮,渐渐被云层吞噬,在渐暗的天边,断了与今天一丝一毫的关系。

那条缝隙渐渐被填补的同时,悦耳的上课铃奏响起来。槿夕缓缓直起身,站在逆光之中,我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槿夕,我发现,你好漂亮呐。”我眯起眼,惬意的笑着。

“傻瓜商丘市羊羔疯医院专家在线,,快走啦,上课了!”

我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拍掉眷恋于我的那几叶枯草。

我们快跑到教室,因为不想看到老班不和谐的眼神。煞白的灯光着我的眼,那是怎样一群拼死命活的战士啊,奋笔疾书的他们又怎会注意到突兀出现在这个教室的我们这两个慵懒的人。

【贰】 暗恋

“秋秋,昨晚听到学校里放的那首歌蛮好听的样子,好像有‘我把全部都给你,因为这叫爱情……’这样的歌词,想知道是啥歌…”

“嗯?什么?”

“我说,我听到一首好听的歌呀,想跟你分享…”

“……”

“汗,你有在听嘛?”

“嗯。”

“滚你,你这叫在听?!”说完,槿夕推搡了我一把。我突然从刚才隔着栅栏看他打球的享受中回过神来,觉得有些抱歉,就犯二的笑了笑。

“不是啦,今天我又看到他了,我喜欢看他打球。”

“啊?哪个?”

“就那个穿蓝色短袖,带三条红杠的黑色运动裤的那个…帅吧?”

“不是吧?你暗恋他?”

“恩吧。”

“嘁嘁,我更愿意你跟草履虫交了!绝对不会相信你会对异性会产生兴趣,不是我说你,总觉得你的荷尔蒙分泌的比较少,也没看你正眼瞧过某个男生啊。”

“可能是天来了吧。。。”

“不是真的吧?!”

“我想应该是的。每次经过球场,我总能第一个认出他来,上次是粉红色短袖哦,再上次是……”

“他是楼上那个班的?”

“是的。”

“好吧,这样也可以。你喜欢他超过喜欢我了没?”

“没有啦。你这傻帽。况且也没可比性。”

“傻瓜,当你想知道男人爱不爱你时,就为他脱去一件一件外衣。然后你就了,因为他像洋葱一样,没有心。”

听到这,我暗自低下了头。有种莫名的难过。

窗外月色正好,我我在床上,朦胧的洒进窗,把我的双手衬得正白,白的令人有种畏惧。

他没有心。

他只是你暗恋的人而已。

也许可望而不可及。

【叁】

灰暗的天色笼罩着这个因数人争夺氧气而显得浑浊的校园,在这刻颇显乌烟瘴气。那一团团翻滚而来的云层,仍在乐此不疲的喧闹着。老师还是喋喋不休的在墨绿色的黑板前指手画脚,学生的思绪开始被这场唐突的雨凌乱的一败涂地,目光偏转向雨帘,看雨的凋零。

兰州治癫痫病的医院

“你们是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下雨嘛?”

数学老师举着粉笔讷讷的喊道,又夹着一丝哭笑不得的无奈。偶尔有那么几个视学习如的优质生和着老师的喊声一起蹙起眉,略带点鄙视的神情。我埋下头偷笑起来。余光瞥到槿夕单薄的身躯映在略显灰暗的窗口竟显得有些苍白,她没有应着老师的警示转回那颗显得有些傲然的头颅。双手托着下巴,偶尔用指尖点点嘴唇。

没有多去在意。只在最后听到推开椅子的声响,随即一阵脚步声奏起,然后全班视线朝一个方向射去,这样热烈的眼神,我想真的可以把人灼烧了。我跟着转头,却看到是槿夕的身影高傲的踏向门口,老师木讷了一下,

“夏槿夕,你在干嘛?!”

没有回应。

“你无视班规纪律么?…”

我愈觉得事情的荒谬,她不是这样的人。我随即跟着出去。后面跟着老师纳闷的斥责。

我跟着她,喊她,可是她给我的只是无声。有时候这样的无声显得有些令人发颤。我很凌乱,一直追上她,抓住她的手。

“你在干嘛?!”

她转身给我一个微笑,“秋研,我得走了,这次真的要走了。”

我愣在一旁,竟不知道该怎样开口,甚至刚才紧抓着的手顿时泄了气力,手掌在她的指尖温顺的划过,没有半点停留。然后,我看着她走远,决绝的样子令人有点心疼。

我回过神,她走开好远,已经融进了雨水之中。雨滴一点一滴打湿她的额发,她的外衣,她的浑身。

我又快步跑上去,“夏槿夕!”

她很习惯的回头,微笑,露出浅浅的笑窝,眼里那般深邃,涌动着难以捉摸的液体。没有回应,只是在雨中留下了深深的轮廓,交融在雨水之中,竟然美得那样自然。

我伸出双手想去牢牢的抓住你,却只握住了一把残留有你气息的空气。你湿透的身影渐渐走远,凭着那张红色的请假单高傲的离开了校园,我却被劫持。我不知道你的要走了是什么意思,又意味着什么。

因为我觉得我天生就是要与雨融合在一起的。既然我的出生伴着雨水,那么我的逝去也一定要它为我唱一支挽歌。

我落寞的走在雨停的校园小径,突兀想起槿夕曾经暖暖的说起这番话。我总觉得无比幼稚,谁会去当真。只是在特定的环境下显得有些唐突。

【肆】 重生

微风暖暖的吹过桌面的试卷,打卷了书页的一角,有沙沙的响。

槿夕的座位空了好几天。我只是觉得她有些疲惫,压力或者什么的让她瘦弱的身体显得瘦削。她在家里会睡得很安详吧。想着想着,我也沉沉的睡去。

熟悉的铃声在充斥着槿夕的笑声的中突兀响开封治疗癫痫病医院排名起,我朦胧的拿出手机,看到22:42

“小…小研。。。你知道…知道在夕夕身上发生什么了么?”

“…怎么了…?”

“她自杀了。”

她自杀了,她自杀了,他自杀了。。。

反复回荡,我一时失言。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赶到她家。他沉闷的抽着烟,微蹙眉头。只看了我一眼,无言。我看着她搂着她的身体,湿透了身子,手腕只不过残留几许被绞干的血液,红得发紫的最后一丝残留,像是在悲壮的哭泣,好沉重好浑浊的泪。浴室内一片血红,被牵扯出来的血迹像极了一丝一缕的。

即使知道已经没有活的可能,还要抓住最后一丁点生命的舍留。总是期望生命可以眷顾这场劫难。

已经没有血色,惨白的面容,像一朵凋谢的花,零落到泥中,化作一地殇。此刻,她像极了一个婴儿,像重生一般。无比安详。

医生把惨白的布遮住了她的眉目,死亡时间23:23.

我似乎连落泪的方式也给遗忘了,看着她母亲撕心裂肺捶打着胸口,那颗心被敲碎了。而我,几近落荒而逃。我一个人跑在寂静的夜,街上的灯红酒绿全然失了色泽,却了喧嚣。夜风突然就冷了,席卷而来的是一场延绵的雨,真正的春雨,绵长,优柔。我看着她华丽的身姿摇曳在雨里,很美,很美。

我竟不知何时跑回了家门口,猛然记起出门遗落的钥匙还乖乖的躺在门里面。我倚着门,沿着门的顺滑,带着湿气下滑,直到坐在地上,开始莫名的落泪。伸手从口袋中掏出槿夕掉在房间门前的一张类似遗书的字条。我缓慢打开。

我知道爸是在一念之差下生下了我,妈妈也亲口告诉我我天生就是一笔债。那么我该还债。的19年,我活的就像在一个沸腾的炉子,从来难以得到安静。我习惯了妈妈在得知父亲日夜不归后,一掌一棍在我身上留下的疤痕。

只是,我想解脱。

如果重生是一个梦,我愿意向它更靠近一些。

我弯起嘴角,徒然发现泪凝湿在了面颊,脸部的抽搐都显得有些许困难。她是去找寻她的生活,也许不会。只是我冷冷看着那画面,不自觉的升起一股寒意。

“知道吗?割破你的腕,浸泡在温水里就不会了。”

瞬间耳畔萦绕起槿夕曾对我这样说,还告诉我她睡了一阵醒来之后发现池中泛起红色的涟漪,略显血腥。提起手臂才觉略略的痛,然后袭至全身。

怎叫人不去,你的每滴血液都像是淋透我的悲楚。

何况,你将浴池染遍,手腕指尖只剩凝固的最后的残留。

我只看到了一片红色。你闭目。嘴角夹一丝微弱的喜悦。

让我相信癫痫病用什么药好,你已获得重生。

【伍】 走

每天,我习惯要去坡上看坠落,我把放在逆光之中,沉浸于一个人的眷念。朝朝暮暮,我寻那一帧倩影。然后低头看到的影子,逐渐被拉长,直至消失。

甚至,我习惯了每天每天等到漫长的铃声过后缓步慢进教室。我习惯被同情,凝视一双双悲悯的眼神,我接过那一道道目光,和谐的回到座位,不吵,不闹。

老师总是不停摇着脑袋,叹几口气,“你又退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

“你得从她的阴影里走出来。你这样下去不行的。”

没有做声,我把腰弯的很低,深深鞠了躬,只有一个,离开。

老师在背后注视我的目光,将我的肩背灼得生疼。我仍旧不做声,从煞白的教室踏进朦胧的黑暗。

走,不停的走。

那边灯火辉煌,这岸寥寂黑暗,有一束探照灯笔直的射过来,没有穿越任何其他介质,只是义无反顾的沿着一条轨迹,照射下去,到底深到了什么程度。谁知晓。谁介意去了解。

走,不停地走。

开门,黑暗里,母亲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我想径直走到房间,还是她打破了沉默。“老师说了,你最近状态很差。快升高三了,你的成绩却走下坡。”

“我知道。”

“你知道我把你托养到这么大很艰苦。我不想我曾经的痛楚,你要走好你这条道路。。。”

“够了!”

一记耳光落下,碰撞出空气的共鸣,很响,半边脸麻木的感觉。

“当初不是因为你,你爸会离开我们么?现在我想你好,你还在吼,你……”她开始落泪,含糊着说着陈年往事。

我轻轻的上前搂着她,“妈,对不起。我累了。让我停歇吧。”

她开始呆滞的看着我,目光有些游离。

“我不想再读下去了。让我离开吧。”

她的表情比之前更显得些,最后苦笑着说,“你好自为之吧。”

窗外升起慵懒的一簇阳光,晒进帘子,颇显耀眼。我淡淡的张开眉目,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似乎一刻都不曾停歇,街行人似乎不会疲惫,几人凑一桌,赌各种博。我走到阳台,在玻璃上暖暖的哈一口气,没有白雾,我却仍旧用指尖点画了一番。

跟周围这些道过别,我提起我的行李,懒懒的走下台阶。

外面花色正浓,阳光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大地。

又想起槿夕,又像是对自己生命的觉悟。

思绪停止的那刻不是死亡,而是,重生。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曾国藩评鉴江忠源:这个人将来会名满天下,可惜会悲壮尽节而死_散文网

下一篇:祭奠回不去的岁月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