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学 >

月亮姊妹-

时间:2021-04-05来源:小喇叭故事网

  崖石地面有个叫月亮湾的庄子,其实只不过是庄子的地形有点像月亮而已,也没啥特别的,只是月亮湾有个叫月亮的女子,她的名字和她的人一样俊俏。月亮娘生月亮时,把月亮生在了八月十五的晚上,那天晚上,月亮光撒满了院子,装也都装不下了,屋里都挤得满满的,那月光照着月亮娘的脸,使她的脸更加苍白了,疼得月亮娘嚎叫,就像在杀猪时猪的嚎叫,扭曲了的脸到处写满了痛苦。月亮娘后来说起这事,就说:“人生人,疼死人,娘往死路上跑,儿女向生路上排(跑)啊。”月亮满月时,她娘抱着月亮,十分喜爱,疼爱的说:“男子要五不得五,女子要八不得八,我娃是女子家,却生在儿子娃的日子,就叫她月亮吧,也不土气。”崖石人讲究男孩子生在逢五的日子,女孩子生在逢八的日子里,命运前途好,说法是:初五、十五、二十五,生在二十五的坐州府。初八、十八、二十八,生在二十八的貌如花。从此就把她叫月亮,也就叫开了。女子长到一十八,越变越漂亮。月亮确实生得心疼,一张脸真如十五的月亮一样,使人一看满目流彩,浑身都迸发一种刚阳之气,她走过的空气里都散发着一种醇香,不由得让你紧一紧鼻孔去接纳。月亮走在崖石的集市上,婷婷动人,真是一道风景,一扭腰,充满灵秀,一甩辫子,富有风情,一眨眼睛,秋波融融,让人一看,浑身上下洋溢着逗人心弦的波涛,全身的毛孔都会一齐扩张开来,猛烈的吸收她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那些小伙子走过去,故意擦她的身子,挨一挨她的屁股蛋子,调皮一点的顺手还摸一下,跟在屁股后面一双眼睛盯着人家的后背影,目光在两个屁股蛋子上不停地扫描。当月亮回过头来,一双明眸闪闪如水的目光扫来时,他们就不敢对视了,急忙闪过眼去,美得使他们招架不住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月亮确实到了惹人的季节,也是收割爱情的季节了。这年,月亮恋爱了,爱情是在一个月夜里诞生的。月亮的恋人叫秋生,月亮中学时的同学。其实,读书时,月亮和秋生早就有好感。那天,在崖石集市上二人一见面,熟人说起话来,满嘴成了熟话,话是开心的钥匙,很快鼓一敲就响,话一讲就明,二人就水到渠成了。月亮很快就嫁过去了,两口子十分恩爱。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就像月亮,月亮就是美好的象征。月亮的婚姻美满的就像月亮一样,月亮一
  样的月亮,她的生活就像十五圆满的月亮。月亮和秋生真是形影不离,秋生去水泉里担一回水,月亮也要跟着去,一块儿去,一块儿来,要不是怕人笑话,月亮一定会牵着秋生的手,走来走去的,崖石里人看不惯那城里人的做法,如果那样人家定会笑话的,那才叫害羞死人呢。婚姻是现场直播,一定不会彩排。选择了怎样的婚姻,就选择了怎样的生活。月亮选择的是秋生,她就选择了二牛抬杠的生活,这是杠子也撬不过的事实,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命运使你再没法子去选择。崖石河的尾巴一甩,抽打着季节的年轮,转眼就是几年光景。秋生和月亮的生活也越不出三亩田垄的束缚,地沟里也耕不出多少人民币来,村里许多男劳动力都到山西、陕西等地的大城市里打工去了,女的去了北京、天津当保姆,每月比行政干部的工资都多,挣回来了不少的钱,有人还买了拖拉机,钢磨,日子红红火火的。再深的感情也不能当饭吃,饥饿时还不如一疙瘩馍馍起作用。月亮提出让秋生去打工,也挣点小钱回来,秋生想:现在秋田已经种上了,打半年工可添补家里一年的花销。秋生于是安顿好月亮,跟上村里人来到西安埋地下排水管道,一干就是半年。已经进腊月了,那工头拖着不发工钱,干到腊月二十七才发了工钱,加上车费紧张好不容易才回来了。
  秋生来到家门口,心里激动不已,心脏跳动得就像新婚夜里的那阵子一样,如一只兔子在胸腔里蹦跳,想象着月亮激动的模样,浑身的热情就像五黄六月发暴雨时一样澎湃,全身的三万六千五百个毛孔就像三万六千五百个火山口,喷发着高温;感觉又像一幅彩色有致清新亮丽的画片一样舒适。半年来的疲劳、烦恼、痛苦、思恋都化成了岩浆释放出来,不知见了月亮是怎样的你死我活,锥心刺骨,如醉如迷的。秋生在门前站了好一会儿,尽量抑制自己的心情,才推门进去。门是虚掩着的,院子里静静的。秋生大声叫道:“月亮,月亮,秋生回来了!”连喊了两声,没人答应。秋生看了看,在院子里转了几圈,门都开着,不见月亮。
  秋生坐在台中医治疗癫痫医院阶上,抽起了香烟,青烟缭绕,秋生的头都漠漠糊糊的笼在烟雾里,眼前地上的烟屁股也有一大把。月亮回来时,秋生靠在柱子上睡着了,月亮看着秋生的脸,觉得他瘦了,就推了推他,秋生醒过来,月亮看着地上的烟屁股,说:“你回来时间多了?”秋生从鼻子孔里极不情愿地哼了一声。
  第二天是腊月二十九,崖石一年里的最后一个集,秋生也顾不得街上摊点货物价钱的贵贱,赶忙购置年货。二十九的集市上人山人海,七尺宽的街面上,人流流量大,人们你撞我挤,你推着我,我挤着你,你感觉到你不是在走,是人推着你,有一些小商贩把摊位摆到了街道中央,显得更拥挤了。秋生双手提着七包八兜的,好不容易赶到家,十几里山路走下来,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他洗了脸,喝了一杯水,月亮她还没回家来,秋生闲着没事干,就渡出门去散步,来到了村口。秋生没事情干,一双眼睛到处乱扫描,望着远处的山山水水。腊月里的太阳,落山的早,现在,夕阳的余辉把山边的天空涂成淡黄色。秋生心想:崖石里集市也早散市了,月亮就是去集上也该回来了,崖石那条破街道有啥转头呢,陈旧的很,还不知道是哪年月修建的,据崖石中学经常写文章的何老师说,这条街道至少在元朝就有了,何老师在那九泉山上的断石碑上看一看,再翻几本啥书就啥也知道了,还说元朝时期在崖石驻过兵打过仗,人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呢。山下的山路上有许多人影晃动,那是赶集回来的山里人,眼看就要天黑了。俗话说,山上看热头,河里只枕头。意思是,山顶上人还能看太阳的时候,河坝平川上的人就要准备睡觉了。忽然,在村里的家巷里闪出一个女人的身影好像是月亮。秋生细细一看,确实是月亮。秋生一看,她是从村里的张勇强家大门里走出来的。他明白了,月亮是到张勇强家串门子去了,天黑了,也不做饭,瞎眼了是不是,临腊月了,也不准备过年用的啥,连一疙瘩过年的馍馍都没做,胡乱转啥去了。秋生不由得肚子里一股怨气往上冲,正要想发作,但见村里赶集的人叽哩哇啦的都陆续走进村了,秋生也就一腔怒气直往肚子里咽,忍住了,跟在月亮屁股后面回家。
  腊月二十九日,月亮湾到处响起了断断续续的鞭炮声,秋生觉得月亮湾酝酿着过年的喜气,家家户户的红对联一贴上门框,过年的喜气就上来了。这年腊月二十九是一年的最后一天,没有三十日。秋生也找来毛笔写了几幅红对子贴上去,几张年画也贴上墙,秋生就有了好心情,吃过年饭,祭完家神、灶神后,把买来得几串鞭炮点燃,劈哩叭啦的响起来,几支花炮飞上天,秋生的心就像天空的火花一样灿烂,没等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看结束,秋生就叫月亮上炕睡觉。秋生在被窝里,像鲑鱼一样拥抱月亮,那种永远感到饥渴,饥渴得要征服的激流激荡着他的心,就像蹬上高塔望见的景致足够赏心悦目,轻车熟路进入生命的隧道时,暴风雨,激电,速雷,疾风挟卷着他。他沸腾起来,那股力量掀他奋进。秋生心想着,有一种蜜里调油又甜又香的感觉。谁知月亮她就像这夜的天空没点光,把一个冷脊背朝向秋生,毫无热情的说:“不行,身上的来着呢。”秋生又想去抱一抱月亮,月亮硬是不转身,折腾了半天,月亮不肯,秋生就在月亮屁股上连踩了几脚,月亮就杀猪一样哭起来。秋生穿上衣服走出来,望着黑灯瞎火的天空,秋生心里就像这没有月亮的晚上黑沉沉的,瞎子在河里摸鱼--瞎忙呼一阵子,真像一只癞蛤蟆鼓肚子干着生气,蜜糖抹在鼻尖上--嘴馋的不行却舔不到口里,年末的夜里寒气彻骨,他浑身好像掉进冰窟窿里了,真个是他妈的蛋没一点喜气,唉,真是褡裢里背水--从前心凉到后心了。秋生觉得他晦气的很,他感觉到月亮心里有鬼,不让他上旧课,还过年呢,真扫他妈的喜气。想一想,他回来没上几天,就和女人闹闷气,多叫人笑话,哈好在过年,还是稀饭拌糨--糊里糊涂先把年过了再说。秋生也就回到了炕上去睡觉。猴子想娶嫦娥当老婆--痴心还是难以改变,秋生妄想美事成真的愿望经常在肚子膨胀,晚上想在月亮身上乱折腾时,月亮总是像小孩子吃泡泡糖--吞吞吐吐的敷衍了事,哄着秋生,他也就不能够播撒云雨了,嘴唇干渴得就像干树皮,傻乎乎望着炎炎的日头。过年几天,秋生感觉得没一点情趣,晚上没月亮的日子,就像这过年这几天的夜空没有月亮一样沉闷,要不是早晚的几声鞭炮声点缀,心里可就糟透了,不由得怀念起北京好的治疗癫痫病的治疗的方法在西安打工的日子,一天累得散了架,胡吃些萝卜煮白菜,就呼呼睡着了,醒来就第二天了,那有打女人身子注意的闲心呢。初四这一天,月亮的妹妹月牙来拜年,月亮见妹妹来了,显得十分高兴,拉住月牙的手说这问那,那个亲切劲儿没法说,好像妹妹刚从月球上回来的一样稀奇。秋生一见她姐妹俩的样子,眼前就浮出春天草地里的绵羊羔子,撒欢儿还嫌乐得不够,蹦上跳下的,在草地上追逐风风火火的情景。月牙一来,秋生家里一改这几天沉闷的气氛,秋生也觉得家里有点过年的意思了。下午,月亮七死八活的挽留月牙,月牙也就没走。月亮说:“晚上,姐妹两个在炕上好好说说话。”月牙说:“我姐姐,也真是好死家。”姐妹两个笑嘻嘻的嬉闹在一起。
  晚上。吃过晚饭,月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秋生一边看电视,一边用电炉煮茶喝。月亮从厨房里出来,说:“我到勇强家的商店里买点东西去。”她边擦手边往外走。月牙说:“你快点回来啊!”秋生和月牙两人边看电视边议论着电视里的故事。电视剧都结束了,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开始播放零点新闻了,月亮还没回来,秋生已经煮完了第五罐茶,他走出去看了几次,都没月亮回来的影子。月牙看着秋生,说:“吆,已经零点了。姐夫,睡觉吧!”秋生叹了一口气。月牙很麻利的窜上了炕,铺开了两床被子,自己先脱掉衣服钻进被窝里去了。秋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却在翻腾,这月亮咋还不来,三更半夜的……炕上被窝里的月牙说:“看一晚上电视家?不睡觉,想把你困死啊!”她说着跳下炕,关了门,一把关掉电视,大大方方的拉起秋生,往炕上拖,月牙说:“我姐她不会来了,今晚就我们两个人,快睡吧。”秋生疑惑的看了一眼月牙,月牙穿着一身红,红线衣红线裤,浑身如一棵红艳艳的辣椒,在电灯灯光底下满脸流光溢彩,一双眼睛转动着流动着光芒,十分生动。秋生的手被月牙捂得有点发烧,似乎烧着了,连脸都发烧,他不敢看她,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秋生感觉得她的脸很红,他感到把他的脸也映红了,整个屋子映红了,连这没有月亮的夜也映红了。其实,月牙在以前就喜欢秋生,可惜,她只能忍受着心里受苦的爱,因为那时的姐姐月亮也深爱着秋生,那时他俩的恩爱真如合金一样,谁能分开。后来,月牙出嫁了,可是她不满意她的婚姻,她把女婿就常和秋生比,越比感到越不顺心,心里常觉得别扭,看见男人这也不顺眼那也不顺眼的。今天看到姐姐挤眉弄眼的样子,心里就明白了她不能言传含含糊糊暗示的意思,心里说:眼前头的饭不吃,贪恋上别人桌上的了,送上嘴边的我那有不吃之理。“若说没有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竹笋在春天的土壤里戏澡个够,它被脱得精光,如鱼儿在水中嬉戏,全方位的感受土壤的空气,容纳地壳的精液,体验破土而出的清新与生动,就像鱼儿离不开水,水喜欢鱼一样,是何等激动的爽事啊。当生命之门充满歌声时,饱食人间烟火的男女,那音符已沁入心脾,深情荡漾着灵魂早已飞到了乐土,她(他)们遥遥欲仙,快乐的那管世上的忧愁烦恼和苦乐福祸铺满脚下。女人啊,男人心中的月亮,当月圆满天的时候,月光会洒在高高的树上,也会洒在路旁的阴沟里,有时真有点阴差阳错的,女人的心真得就像崖石河水,看上去清澈晶亮,湾弯径曲,谁知会流向何方。
  第二天早上,月亮早早的来到家门口,见门还闭着,就在院子里转来转去,打着呵嗑。不一会儿,月牙把门打开了,看见了月亮,就说:“姐你来啦。”脸上挂着微笑,秋生走出来,看着月牙的微笑,脸上就如鞭子抽打一样,看了月亮一眼,“嘿”了一声就转身进屋去了。月亮看见月牙微笑的脸色挂满疲惫,眼皮下垂,头发蓬蓬的。过了一会儿,月亮才走进屋里去,三人都没说啥话。月亮就去做早饭。
  元宵节,月亮湾的人到县城看焰火的都回来了,月牙在秋生家已住过半月时间了,秋生也知道了,自从他打工走后,月亮和勇强孤男寡女的很快就好上了,勇强的女人几年前去北京当保姆,泥牛入海从没一点音信,有人说:勇强的女人早已好上了一个老板,住在别墅里。人都说,勇强的女人打工,让老板爬到她的肚子上打“宫”了。在这段时间里,秋生向月亮提出过离婚,可月亮不愿意拆散这个家,怕别人笑话她,特别是她的父母亲,那时父母死活不让她跟秋生,可她硬是烈了父母的意思,父母气的不成人的癫痫病能活多久行,扬言只要她上门就要敲断她的腿,从此他们再也没这个女儿了,就不和她来往走动了,至今她的父母一次也没来过秋生家,探望过她,她就靠月牙才知道父母的事。
  到了二月二,气候温和起来,太阳在中午晒得人火辣辣的烧,月亮湾的人过年的喜气已经渐渐消失了,有些人家开始到地里去干活,整理肥料,修理农具,有了庄稼人家的特色。作为农民如果失去了土地,离开了土地,那就是背叛了农民的意义,从根本上已不是农民了。可惜,现在的月亮湾的少数人都抛弃土地,纷纷到城里挣钱去了,责任田里长满了蒿草。月牙帮助秋生把茅房里的粪全部掏出来,两人又到地里干活,把满地的土疙瘩打细,把春耕准备种上。月亮起先回来,后来有时连续几天都不见她的面,秋生也懒惰不去找她,秋生和月牙白天在一个锅里搅稀稠一块地里干活,晚上在一个被窝里热乎。月亮湾的人都说,月亮的父母瞎了眼睛,咋不把月亮都配给了秋生,咋就错嫁给了一个月亮呢。还有更难听的话:秋生的雀雀真厉害,一家伙日了姐妹俩。一时间,在月亮湾人们就把秋生和月牙,还有月亮和勇强的事都传遍了,真是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啊,全崖石镇的人都知道月亮湾两个月亮的故事。真也是天上三日,人间三年,秋生和月牙,咋能知道这沸沸扬扬的传闻呢。一天,一张崖石镇法庭的传票才把秋生和月牙从美梦中唤醒。月牙才感觉到在姐夫家已呆的时间长了,心里想时间过的真快。原来,月牙的男人把他告下了,说他拐骗良家妇女,非法同居,还说违反婚姻法。这可急坏了秋生,感到憋闷的不行,心里有一种从没有过的畏惧感,一辈子还没上过公堂呢,他回想起在秦腔“铡美案”戏里的“三堂会审”中,包大人把惊堂木一磕,响声确实吓人,胸口那儿响鼓一样咚咚地跳着,呼吸急促。月亮闻讯也回来了。月牙好像什么事没发生过一样,她倒是镇静的很,笑吟吟的说:“怕啥?觉也睡了,夜也过了,跳下炕,不认帐,哪个男子不跳墙,哪个女子不偷情,要不,敢爱敢当,要不,一口咬死不认帐!有啥难心做的呢!”月亮见一时也没啥事就急急忙忙又走了。
  半月后,崖石镇法庭上,由于秋生和月牙拒不承认事实,月牙公公家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法庭做了调解。月牙说她的婚姻缺少感情基础提出离婚,法庭宣布调解失败,决定休庭择日再议。月牙父母听到了这事,气昏了头,经常害病的母亲,大叫道:“气死我了,老天爷咋这样对待我啊……”一声长嚎,哽咽的没换过气,上气没接通下气,一头栽倒在地,就再也没醒过来。月亮和月牙去奔丧,在大门口遇到了一下子变的老态龙钟的父亲,他挡住了她俩,说他没有她们这样的女儿,如果强行进入,他就马上撞死在大门框上,叫家人把我和那个命不好的老女人一块儿横着抬出去,今天,从这个大门口里就抬出去两副棺材。众人怎么劝也不行,姐妹俩哭哭啼啼就回来了,她们知道父亲是脾气很倔强说一不二的人。月牙无处可去,只得随姐姐回到月亮湾。不久,月牙的男人提出离婚,二人在乡民政助理员的训斥中登记离婚了。月亮和以往一样我行我素,长期不回家。当爱情的火花再度闪烁,微微燃烧时,秋生和月牙又住在一起了,秋生和月牙就像两片火红的云,仿佛从天外飞来的,绕着群山翩翩飞舞,跳出一路好心情,相互戏弄,也逗引起了天风,火红的云儿呀,早已胜不住娇羞,怎么禁得了春风的挑逗,云儿也不躲躲闪闪的就跌进了云的怀抱里,云儿情不自禁就跌进了一片桃红色里,云儿把笑脸迎向朗朗晴空刮来的风,任它去沐浴,承接风的活泼,洒脱。云儿知道自我珍惜时,浪漫的爱情才显得有了意义。时节不觉得就是几年过去了。
  张勇强的女人从北京回来了。这件事在月亮湾好像是一枚炸弹爆发了,月亮湾成了这个爆炸的中心,人们心里就像煮腾了的开水,总想着有热闹的电视剧开场,有人还演绎了好几种脚本,供他们内定参考,牛不知角弯,马不知脸长,猪八戒戴口罩,看这三个女人还顾不顾脸面,顾恋不顾恋女人的面目。总之,不同版本的传言向崖石镇四周辐射、扩散。张勇强女人回来的那天,月亮湾的人看着花枝招展的张勇强的女人,都跟在她后面,悄悄的,紧张的好像电视剧里:战士们上好了刺刀,咬紧牙关,眼紧盯着蜂拥而上的敌人,就要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似的。人们真没想到,两个女人一见面没有撕在一起咬打,而是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药物治疗癫痫病有后遗症吗两个女人就扑上去,紧紧地抱在一起,呜呜地哭了起来。月亮看着张勇强的女人的脸,说:“你这几年,在外面还好吗?”张勇强的女人拿住月亮的手,说:“这几年,谢谢你了!”张勇强的女人把月亮拉上炕,两个女人拉起家常来了。众人见没了好戏看,都垂头丧气的散了。张勇强的女人对月亮说,她被北京海淀区评为优秀家庭服务员,说着就拿出一张喜报,红纸上写着金黄色的字,看得月亮两眼发光。张勇强的女人说这是因为她在北京救过人。原来,张勇强的女人在北京给一个双薪职工家庭带孩子,有一天,她带着孩子去公园玩,游人很多,无意之间小手不知何时滑落了,她到处找孩子。忽然,有人喊:“孩子落水了!”她慌了神,三步两步赶上前去,只见湖里泛起水的涟漪,吓得张勇强的女人顾不上什么边跑边脱衣服,一下子就跳下了湖,她就向孩子摸去,不意喝了几口水,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时,和一个小孩子湿淋淋的躺在一起,她就急着呼叫着那孩子的名字,她带的那个孩子说:我在这儿哩。她才知道她带的那个孩子没落水。后来记者采访她,她说:“我救人,不是母爱的力量,而是我的责任,如果我给人家带孩子有了意外,一辈子良心不安的。”记者以《有责任心的陇南女子》为题见了报,引起轰动效应。张勇强的女人摸着大红喜报,满脸是一副兴奋的样子。月亮看到大红喜报的落款是:礼县就业局。张勇强的女人说,她这次回来,要和张勇强到北京打工,她已经办理好了临时户口和住处,人家海淀区方面很乐意办理。张勇强的女人又说:“这几年,太感谢你了。”说得月亮的心里伤心死了,眼上却笑得花一样好看,心里疼得如刀剜一样的难受,眼眶里酸酸的泪水又流不出来,说不出的痛苦,所有的楚痛、心酸直往心底里咽。月亮就是一朵艳丽的鲜花,绽开在苦透了的日子里。
  张勇强处理完了家什,家里所有的库存粮食用拖拉机拉到崖石集市上粜了,房子都买了,几亩责任田也承包给了他人,跟上他的女人上北京去了。在这几天里,月亮一直没看见张勇强,她听说张勇强在崖石集上,跑到集上,听人说,他刚走。提前定好说二十五日动身,可是在十五日早晨不知不觉的走了。月亮满脸写满了惆怅,望着崖石峡口一站就是多半天。十五的那天晚上,月亮如水,站在地上的月亮望着天上的月亮,站在村边的高坡上,脸上在月光的照耀下,雾气腾腾的,嘴唇哆嗦,忍了许多天的眼泪如泉涌一般涌出来。月牙来拉她,月亮紧紧的咬住嘴唇,强忍着满眶的泪水,有几颗滑进嘴角里,觉得苦涩,味儿如钉子钉在黄连里--直往苦里钻,她用双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间溢出来,丰饶地流过手背。她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霎时间,觉得眼前一团漆黑,身子软得要瘫了,胸口急剧的抽挛,全身好像在上升,漂浮起来……
  月亮眼一睁开,进入眼帘的就是月牙。她不自然的苦笑了一下。月牙轻声叫了一声:“姐姐--醒啦。”月牙的身后是秋生,他也好像叫了声什么。月亮听到秋生的叫声,全身都要崩溃了,因为她清楚的听见了,秋生也在喊她:姐姐。她明白,秋生和月牙已经难以分开了,你看,月牙偎依在秋生身上,成了生死鸳鸯
  了,她觉得,她就是一只掉了队的孤雁,再也回不到雁阵里去了。她觉得她的灵魂从身体里飞出来,化成了天上的一朵白云,一直漂到遥远的天边。这时,秋生打开了电视机,正好是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女播音员正在用清晰的声音播音,月亮清楚的听到:“……据中国科学院公布消息说,明日凌晨二时将会出现今年最壮观的月食现象,在全国各地都能看到……”
  第二天一大早,月牙和秋生发现月亮不见了。到处打听都无人知道月亮的消息,好像月亮在一晚上像露水一样蒸发了。月牙哭着寻了几天,也没找见。没有月亮的日子,秋生和月牙怎么过别人也怎么过。月亮湾的天空,有了一朵云翳,也是一个美丽的黄昏,多了几朵云霞,也同样是美丽的黄昏。很快的,月亮就成了月亮湾遥远的歌谣。月亮湾的女人一批又一批到城市里打工去了,挣回了大把大把的钞票,成了月亮湾一道亮丽的风景。这支打工的女人队伍里,或许就也有月牙哩……
  月亮?她到哪儿去了呢?
  月亮湾啊,如水一样的土地,它像一座静穆的庙宇,寄存着普通人的岁月,生命,血脉相连的故事。
 

上一篇:农民养老,咋办才好?学界新闻www.hlmsw.cn,江泽明的情人,弗雷克斯惠勒,想起老妈妈曲谱,龙楼神冥,赵文森

下一篇:公安文学中的先锋诗歌-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